关灯
护眼
    “啊?就这条件?额···”

    哪怕是深谙交友方式和待客之道的三股东,听到我的要求也是瞬间一愣,可谓是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三股东本以为我会趁人之危然后狮子大开口,但三股东万万想不到我的要求居然会是这么的简单,简单到三股东不可置信。

    我自然是知晓这三股东的想法,以那老不死的叶凡半吊子风水秘术本事,在三股东看来都已经是属于难得一见的世外高人了,那既然叶凡说我的本事比他还要大,三股东肯定是绝对相信的。

    有时候吧世道就是这么奇怪,你提出的价格便宜公道童叟无欺,但人家反而会怀疑你的假的。

    可你若是将价格喊到极其离谱时,别人反而还认为你才是真的。

    这真真假假的世界,只怕是本天师都难以分辨得清楚咯。

    大股东与二股东这两兄弟,在接到三股东的电话后,早就已经站在新厂的大门口等我了。

    说一句实话,我来这村子的时间其实也不算很长,本村的村民们大部分都不知道我的名字,但你要是问起村里谁在卖纸人的话,那他们就耳熟能详了。

    我记得我刚来不到一个礼拜,村里就给我传成我是一名有着怪癖性格的残疾男子。

    好在纸扎店外的马路对面不远处,刚刚兴建了小学和幼儿园,这群天真无邪的孩子,并不会因为纸扎店的阴森和恐惧而害怕。

    孩子们时常跑来找我,让我讲一讲所谓的故事。

    有人会说了,是这群孩子们填补了我的空虚,也才能打发这无聊的时光,但反过来说,正是因为本天师在此,这个村子乃至于学校才不会受到妖魔鬼怪的袭扰。

    毕竟本天师弥漫的韵足以庇护一个村庄,他们让我有地方住,我自然也需要回报他们。

    话说当我下车后,这大股东颇为热情,直接大步向前亲切握了握我的右手,笑道:“李大师,早就听闻你的威名了,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大股东能听到我的威名就有鬼了,他听到的只怕是村里了个怪人而已。

    我也没回应大股东,因为此刻的太阳,已然正是一天中最烈的时候,火辣辣的阳光让我根本就不想吭声。

    说真的一旦白天有太阳的话,我压根就不想出门,若不是叶凡已经开口了,这三股东开出啥条件的都不会来,除非三股东的条件能让我改写五弊三缺。

    二股东则是亲自拿钥匙打开了工厂大门,无需进去观察,我都能知道新厂的规模之大难以想象。

    按大股东所说,若新厂三天之内在不开工的话,而老厂货物也再出问题,那他们三兄弟就要面临破产,同时还要背负巨额的违约赔偿金。

    而我的思绪则是回到了沪市,当年那首富的情况和这三兄弟的情况不能说类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啊。

    不过到底是因为风水的问题,还是对煞的情况,这一点就需要我仔细观察一番了。

    “那老不死的叶凡给你们挑这位置倒也不错,乃是四方纳气聚财势!”

    叶凡的确是有一些真本事的,故而我这才会出声赞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