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嘟~嘟~嘟~”

    忽如其来毫无征兆的嘈杂手机铃声一响起,让正在呼呼大睡的我被彻底扰醒。

    不过好在我这人的优点之一,就是没有起床气。

    一看到来电号码,我总觉得有些熟悉,毕竟我从未保存任何联系人,反正我这个道行,只有其他阴阳师需要我,而我不需要他们,那我自然是懒得保存联系人了。

    而且我一无至亲二无房无三无车四无妻室五无子女六无存款反而还负债累累,保存联系人着实是没有必要。

    如今的我可谓是被那群催收给弄得杯弓蛇影,这要债的电话是一个接一个,每次接起来后对方总是一副威胁的语气。

    也不知道眼下这一个电话是不是讨债的,我揉了揉胸口,肋骨虽然骨折,不过敷上王大海教给我的炼药之法狗皮膏药,还真别说敷上后倒挺管用的。

    这狗皮膏药还真的是用狗皮为壳,以九九八十一种药材制作而成,对于受伤的阴阳师来说有着奇效,但对普通人而言就没什么效果了,毕竟阴阳师的体质跟他们又不一样。

    反正能拔脓的,那就是好膏药不是!

    我接起电话后,熟悉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李天师,您在干嘛呢?是我啊,叶凡!”

    叶凡这名字我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说真的叶凡是属于我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但我之所以一时间想不起来,还是因为我这刚进入深层次的睡眠没一会儿,就被电话给吵醒,这脑子还是一团浆糊尚未彻底清醒过来呢。

    “你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了!”

    听完叶凡的一番话,我不禁摇了摇头,如今这世道真的是太不公平了,叶凡这半吊子水平的风水师,每帮人看一次风水,其酬劳打底都是几十万起步,至于数百万的天价生意那也不在少数。

    有时候世道就是如此奇怪,真正的风水大师受五弊三缺所困,例如我只能贫困潦倒,可那种对风水一窍不通或者半吊子水平的蓝道,却能混得左右逢源风生水起。

    那这一切到底是谁的过错呢?我想了十几年也想不明白,后来索性也不去想了。

    这豪车别墅陪伴在叶凡的身边,什么高档香烟稀世好酒,人家都是排着队争先恐后送给他。

    而我身为堂堂阴阳门的掌门,且还是拥有天师的道行,却要住在漏风漏水蚊虫满屋飞的破房子,还被催收的不断要债。

    你们说我要向谁说理去?没地儿去讨说法啊!

    虽说我开着纸扎店,但至今我一件东西也没卖出去过,毕竟位置着实太过偏僻了。

    当我挂断电话后,那三股东也开着一辆价值百万保时捷豪华轿车,停在了我的纸扎店门口空地上。

    “您好,请问您是李至昀李高人嘛?”

    三股东一副彬彬有礼的举止,而我则是坐在躺椅上斜视了这三股东一眼。

    说实话这三股东长得倒是挺英俊的,兴许是掌管者财政大权,在金钱的不断加持下,虽说三股东已经快四十岁的年纪,却像妇女一样保养得极好,看来这三股东除了养生之外,也是极其热爱锻炼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