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知情的后人以为这是一种光荣的传承,我这可不是跟你们开玩笑,之前曾有一个世家族,以为这烙印在骨子里的因果是祖辈的传承,结果他们最终落得个灭族的下场。

    就说跳神婆吧,她一生捉鬼无数,也不曾打散任何鬼魂之魄,可结果呢?她女儿为了活命不还得装疯卖傻苟延残喘。

    这就是疯婆娘装疯卖傻的原因之一,无非就是躲避来自于母亲的五弊三缺。

    只不过我就想不通了,这样活着那人生还有意思嘛?疯婆娘是活着了,可跳神婆的后代也要彻底葬送了。

    我上来的时候是搭摩的上来,这下村的时候就麻烦了。

    因为曾山村可是没有公交车,之前是有一趟公交车的,但因为一个月之内只有一名乘客,故而公交公司以严重亏损为由,直接取消了这一趟公交路线。

    我就这样走一步疼一阵,拖着伤躯一边发出惨叫,一边一步一步从山上往纸扎店慢慢走去。

    这月亮也不知何时挣脱乌云的束缚悄悄出现,柔和的月洒满大地,倒是让倒霉催的我有些欣慰,仿佛在这一刻,我能忘记身上的疼痛。

    其实村里的小卖部,是可以联系上本村的摩的,但我却没有去联系。

    这五弊三缺可不会因为我刚刚斩杀邪崇,又让无数英杰厉鬼渡入曲冥而感动。

    恰恰相反的是,我一旦成功完成某件涉及阴阳之事,也就是铲除了妖魔降服了鬼怪后,势必也会受到五弊三缺的惩罚,眼下我宁愿自己承受肋骨骨折带来的疼痛,也不愿承担五弊三缺之罚。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扯淡,我不出手吧天道要惩罚我,我出手了天道也要惩罚我,这他娘的算是什么事啊。

    不过有一说一,毕竟前者是我自己所挑出的惩罚方法,这要是后者,鬼知道五弊三缺会玩什么把戏,等会指不定我坐个摩的都会掉下万丈悬崖,那届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真正有本事的阴阳师其实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半吊子水平的。

    说起半吊子水平的阴阳师,我倒是想起那风水势叶凡了。

    这老不死的家伙,靠着我教给他的风水术赚得是盆满钵满,而我这位天师,只能啃一些他不要的面包屑。

    像我这种天师可是属于凤毛麟角,但世道就是如此不公,我也是无能为力。

    当我走到纸扎店的时候,天色都差不多快放亮了,这还是我专抄小路才会这么快,否则还得多走好几个时辰。

    阳光刚刚沾染大地时,我则带着苍白的脸色,径直走到纸扎店门口的躺椅上坐下,用那颤抖的双手点燃一根已经发霉的廉价香烟,随后便是沉沉睡去。

    小黑倒也算是尽忠职守,见我这位自家主人回来,便趴在门口盯着远方,当然我也不知它在想些什么。

    说实话此刻小黑的眼神很复杂,可谓是拥有一分对苍生的怜悯,和两分对我这主人的不可思议,也有那三分不解与迷茫,剩下的四分则是不知所措。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和王大海一个样了,都是日落之后离家,日出时分才拖着一身伤痕累累回家,兴许小黑它也不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