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赵飞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止住咳嗽后问道:“你是王大海的孙子?还是他徒弟?”

    也不等我回应,赵飞忽然咧嘴笑道:“之前不知道你认识大海,我替我手下的行为向你致歉!”

    “你也认识王大海?”

    我故意问出了这句话,从赵飞的话里行间来看,王大海定是一个有威望有身份的人,既然如此我便抛出反问句,让赵飞误以为我的确和王大海相识了。

    赵飞哪会想到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会有如此心机呢,见我真和王大海相识,赵飞纠结道:“我是认识他,但他不认识我!”

    这王大海在本市的确是一位风云人物,但普通老百姓却是不晓得这一号人物,因为王大海所接触的人,不是达官显赫就是腰穿万贯的主。

    赵飞的辖区之前曾发生过一桩灵异事件,最后还是王大海出手摆平的。

    驱车载我来到石桥处,赵飞笑道:“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我们之前有接到命令,没有上级允许的话,是不能随意进入小道内的!”

    在局子里已经呆了近乎六个小时,可这场雪也不知是何时悄无声息停了下来,若不是遍地白霜,还真以为白天所见的一切,只是我的一场梦。

    王大海居住的地方四面都被浓密树林所包围,只有这么一条土路能够抵达他的家。

    也不知到底走了多久,反正我是感觉我的双脚开始发酸,整个人也疲惫起来。

    不过有一句话,常说胜利是属于坚持的人,就在我准备停下来歇口气时,总算是看到了一栋三层楼。

    此楼外壳粉刷白漆,但一株绿色的藤蔓却是几乎占据了整个外壳,若不是我的视力强于常人,也难以发现隐藏于藤蔓缝隙之间的微弱灯光。

    白楼前的空地倒是颇大,不过我眼下可没心情观察环境,帮那赵飞解决了这么大的一件事,他也不说请我吃个夜宵。

    “哟呵,还贴着神茶郁垒画像呢!”

    我正准备敲门时,却看到这弥漫古老岁月气息的老木门上,居然贴着神茶和郁垒的画像。

    “这王爷爷的道行只怕不比我爷爷低啊!”

    看着门前的神茶郁垒画像我不禁暗道一声,书中曾有一诗句: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石桥下的河流,白楼外的藤蔓,树林之中的鸟儿。

    但这王大海是前有小桥流水与人家,四面老树却无昏鸦,而枯藤却是生机勃勃。

    最关键的是,神茶郁垒画像照理说应该是神茶为左,而郁垒则贴于右,但王大海却是反过来了,此举加上四面风水格局之下,可谓是阴阳颠倒。

    加上赵飞之前说王大海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看来王大海这番布局,是为了让人无法以秘术探到他的行踪。

    我也不知敲了多久的门,这木门都快被我敲破了,但楼上的人自始至终也没个动静。

    无奈之下,我只好高喊道:“王爷爷~王爷爷~”

    楼上灯光依旧,寂静似如往常。

    虽说喜爱黑夜,但我也不想一整夜蹲在房门口,故而扯开嗓子喊道:“王大海~王大海~”

    这一次楼上倒是传来了声音,只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一会儿一名怒气冲冲的老者,打开木门后骂道:“叫你爹呢叫,三更半夜在这叫什么魂!”